20091014

吳世傑的風景攝影(6)


《Found Landscape》© 吳世傑

劉:歷史中很多風景攝影的作品,那攝影記錄可能包含某種歷史或社會的意義,甚至可看到都市或城郊的變遷,或隱含道德的批判?你有沒有也背負著這些東西?
吳:我不理會這些的,在那一刻來說,可以是純粹個人的視覺經驗;但之後作品在歷史中再看它盛載著甚麼內容,也不能算是我的功勞(不是我原先的意圖)。如果作品放入城市保育或變遷等題目下,照片可能有其自身的功能,但這絕不是我拍攝那刻要說的東西了,只能說讀者的個人詮釋豐富了影象的內容。

劉: 但這些東西很多時會造成很多畫面的沖突,又或令畫面成就某種內容?
吳:我不排除有這些可能。例如城市的某些地方將會消失前拍下記錄,但那是否歷史或城市變遷的記錄,卻並不是我最著意的東西。

劉:具備這些「內容」有沒有好處?
吳:對個人來說沒甚麼所謂。

劉:有沒有純粹個人的創作,經時間的過後而豐富了?
吳:作品因此而豐富了,我是不會排斥的。

劉:但你喜歡這樣嗎?是否覺得作品的意義更豐厚?
吳:我覺得「無壞」的。

劉:會否追求這些呢?
吳:拍攝的那刻不會;之後如果有,會更加好。

2 則留言:

匿名 說...

Ching Ping,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label Ng's work. His act and process of photographing to me is getting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final imnages... Agree?

Blues Wong

lauchingping 說...

Agree. It's hard to label Ng's work... and really accumulate expectation to a different twist of final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