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8

訪問陳贊雲(1)

《極靜》Carbondale, Illinois, USA 80x80 cm 1978

認識陳贊雲(Michael Chen)好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時在香港的攝影雜誌看到過他的作品,現在雖然未能完全記得畫面,但那時作品的沖擊和啟蒙的作用,仍然清晰。記得那年代的香港藝術中心,不時都舉辦很多國際級的攝影展覽,我一直認為是他作畫廊總監的功勞。最近幾年他偶然回香港,辦攝影展覽,出版攝影集;知道他又重提相機。這次他帶來〈極靜〉的攝影集,就想不如跟他做個訪問。因為既然是放在網上,基本上沒有篇幅的限制。反而隨意地談得很多,有些是攝影師很個人的一些意念或技術的取捨,也毫無保留作坦誠的分享,實在感到非常難得。

劉:繼2005年在香港展出的〈永恆的召喚〉攝影展覽後,最近整集了名為〈極靜〉的攝影集,可否跟我們說說?
陳:我拍照喜歡以project(計劃)進行,同時期亦可能有幾個不同的計劃同期進行;〈永恆的召喚〉是我一個持續進行的攝影計劃,已經拍了很多的照片。這〈極靜〉攝影集的照片其實不能算是全新的作品,你看到內裡很多的彩色照片,有些可能是十至三十年前用彩色負片拍的!那時的作品喜歡將主題放在正中的地方,有點像西藏的唐卡畫,非常平穩非常安靜。曾經有一次名為「處女的眼睛」在澳門的賈梅士博物館作展覽,那是跟王和璧一起的雙人展。所謂的處女的眼睛(virgin eyes),當人看到新的事物時,他的印象會特別深、感受特別強;很多時我們離開了熟悉的生活環境,才較容易達到這樣的感應。我到外地旅行時,到了一個新的陌生地方,看事物的方法跟平常確實有點不同。我在台北生活,每天如常的上班下班,感覺眼前看到的東西其實感覺麻木,看到只是東西的存在,其實沒有真正的看到。面對一個陌生的國度,覺得任何時刻都看得清晰敏銳。我曾經利用這題目做過兩次展覽。在我同時做〈永恆的召喚〉攝影計劃時,我亦有用這種觀察的方法,拍攝時作另外的一種專注的觀看。這次〈極靜〉的攝影輯錄,雖然把彩色和黑白照片放在一起,但感覺上是同一個系列的,攝影時間是不同,但工作方式、構圖都是非常接近的;內裡的彩色照片反為較舊,黑色照片多為近年所拍攝。第一次展出是在台灣,其實台灣的朋友反而沒有看過我早前時期的攝影作品。

2 則留言:

alexng 說...

你這篇訪問相當精彩,拜讀。

alex ng 說...

你這篇訪問稿精采,拜讀。